加入收藏
让我们做的更好!
网站公告:

 

微杏十年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微杏十年论坛 > 热门新闻 >

Dota 里有哪些特别脏的套路?

时间:2021-08-20 19:24 来源:http://www.bezproblem.org 作者:微杏十年论坛 点击: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DOTA1的支配飞鞋套路。先说原理,任意一个英雄出一个支配,去线上支配一个敌方小兵,然后用这个敌方小兵去攻击敌方防御塔,同时其他英雄飞鞋飞这个小兵,然后拆塔,是不触发BD机制的。讲一个经典案例吧。有一局我们阵容是飞机、隐刺、剧毒、骨法、牛头,对面幻刺、流浪、血魔还有俩英雄忘了,抓人能力挺强的那种。开局我们被对面双酱油打得很惨,中期对面抱团上高,因为我们有骨法、牛头加剧毒,守高能力还是有的,对方一时没冲上来,然后就不是很团结,开始有一两个按耐不住去打钱,于是我们隐刺在那个阶段单抓了一些人,稳住了局势。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剧毒(我们四人黑,剧毒是唯一的路人)以为形势一片大好,开始浪,结果被抓死之后对面强行上高,没了剧毒的蛇棒和大招,我们三个(隐刺守高作用不大)面对对面三个BKB,守高地真心守不住,连着被破了两路。后来剧毒听我们的话,耐下心打,第三路守高守了很久,防守反击占了一些便宜,并且趁机拿掉了对方中路一二塔(前期劣势塔都没推掉)。对面终于不堪忍受,在磨掉高地塔和远程兵营之后,幻刺、流浪、血魔同时换了10秒BKB(对,那个时候是可以换BKB的)强行砍爆了第三路(知道为什么我记得这三个英雄了吧····)于是我们开始守超级兵,我们依然是隐刺伺机偷人,拖慢他们集合上高的节奏,并且,买了一个支配,支配了一个对面的小兵藏在了野区。飞机也破釜沉舟买出圣剑,骨法牛头剧毒继续AOE守超级兵。对面很耿直的跟开了BKB的飞机刚正面,被高射火炮一轮团灭。紧接着飞机更新飞鞋,隐刺把之前藏起来的小兵直接拉上对面高地,然后和飞机两人直接传送。圣剑飞机直接点爆了高地塔,然后直接越过兵营拆基地。对面买活,但由于对面核心都是近战,聚集到飞机身边,结果被隐刺一团雾罩住,打人都是MISS,被飞机又一轮高射火炮直接全部扫死。于是飞机隐刺顺利打爆世界之树。打完之后剧毒被我们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表示那是他第一次超级兵翻盘,还是以这种形式。还有专门的套路就是先知飞过去支配一个小兵,然后队友飞,基本指哪打哪,路人局碰到对面不是很团结的或者一两个不带TP的,队友选两个能推塔的英雄或者出几本死灵书,真是对面见不到人建筑就被拆光了。小套路:(2-3英雄配合)SK+lina :上古时代就有的狗男女组合vs+船长:锤,接水。后期标记vs,vs换对面。上古小套路人马+海民:do1 比较火的路人套路,滚踩双刃剑。小小+先手控(人马,大鱼等):手榴弹组合。小小丢接晕。白虎+毒狗(祸乱之源,船长,斧王,虚空等)。定位,接箭。天怒+发条(斧王,人马,虚空,军团等)。定位大秒人。虚空+巫医(天怒,凤凰,冰女,dp,冰魂,大牛等爆发英雄)。血魔+宙斯:高爆发戴泽+哈斯卡:(除斧王冰魂)外的不死小强戴泽+剑圣(tb,猴子,蜘蛛等):线上强势组合(暗影波伤害最大化),中期关键能救大哥(放出关键技能,例如无敌斩或换血等)黒贤+赏金(sa,狼人小狼等隐身系):贱逼烫人流。黒贤+白牛(夜魔,海民等):烈士路肉核冲脸,打爆一切黒贤+冰龙:上上版本无敌团战套路。守高某改黒贤+火猫(流浪等):拉墙一波爆炸全能+小鱼(屠夫等):近身加血+魔免,某改蝙蝠+沉默:开团双大,必秒一人猛犸+火猫(流浪,剑圣等):大五个,溅射毁天灭地小狗+大鱼(蓝猫,帕克等):老司机带狗飞小狗+sa(bh或小强):隐身偷人流辉耀小狗+石头爹(大黑龙):高达狗辉耀小狗(出a)+屠夫:顶配版高达狗火枪+炼金:枪雾流。上古套路。船长+TK:标记TK,大根跳脸流大鱼+风行(TA等):前俩版本非常火的23号位组合,减甲流,输出爆炸先知+风行:捆 绑TK+兽王(狼人,熊德等召唤物系):飞召唤物,形成多打少。小精灵+小小(流浪,隐刺,刚被,混沌):前中后都强的套路组合冰魂+混沌:线上强势杀人组合。拉接双c,必杀?龙骑+飞机:火了好几个版本的双大哥组合。双远程,一前排一后排。VS,兽王,露娜,黑弓等:光环流炸弹人+猛犸:嘣 嘣 嘣,咖喱给给炸弹人+小小:塔利班自杀袭击光法+猴子:上古时代的对线组合光法(出a)+屠夫(出a):一次两只钩,怕不怕屠夫+夜魔:夜魔开大,对面全黑。屠夫一钩一个准小鱼+宙斯:排眼组合暂时想到这么多以后慢慢补阵容体系:1.玩命四保一:一般中路是法核(女王,蓝猫,帕克,风行等)保大核幽鬼,美杜莎,小娜迦等2.全球流:先知,冰魂,幽鬼,兽王,tk,精灵小小,宙斯等等3.黑弓体系:搭配核心死灵龙,远程中单(风行,帕克,女王,毒龙,美杜莎等等,龙骑也算),肉团控,反手三号位(潮汐,虚空,谜团等)。4.大牛体系:围绕大牛搭配法系和物理双爆发英雄。例如宙斯+火猫+大牛。某改。火枪,tb,等等3.大招流:虚空,凤凰,船长,大树,猛犸,术士,大小牛,美杜莎等4.小语种速推:双奶+耗塔+肉。例如:暗牧,巫医,全能,剑圣,熊德,毒龙,炼金,尸王,骨法,死灵法,双头龙,暗影萨满等等5.召唤系推进:冰火卡,陈,小鹿,狼人,兽王,小电狗,先知,熊德6.常规推进:续航+磨塔+反手+阵地战。包含4和5里的大部分英雄7.双核或三核发育拖后期。非常常规的体系,前期由双酱油带伪核找节奏。8.光环流。兽王,vs,小黑,露娜,陈(野怪),黑鸟9.减甲流。大鱼,圣堂,戴泽,vs,潮汐,大牛暂时想起这么多,以后慢慢补编辑于 2016-07-31作者保留权利

光法1v9

9人主机是最纠结的主机,大家都会在主机里面打字说9爷等1孙或者别的什么的。事实证明9人主机的确很难等到人,大概2分钟一直是进进出出的,很久之后终于来了一个ID叫Vincent40的家伙,这个人一加入主机就没走了。

songzhishu(主机)打字:“问题?”

众人:“GGGGGGGGGGGGGGGGGGGGG”

于是54321游戏开始。

songzhishu很快就敲击了-RD,一群英雄围成一圈。虽然有songzhishu最喜欢的影魔,但是竟然是天灾那边的黑丝的诱惑第一个选,于是songzhishu已经在思考用什么杀影魔了。

天灾那边则热闹很多。

垮B中的MVP:“需求?”

唱浮夸的影魔:“SF”

MVP:“稳么?”

影魔:“各种稳。”

于是垮B中的MVP选择了影魔。

混,记错了,是MVP需求影魔,不是唱浮夸的影魔需求影魔,大家淡定,不要喷我。

“小样我弄不死你。”songzhishu一下子就看到了白牛巴拉森,虽然这个英雄的缩写不怎么好听,但是杀起影魔来一弄一个准,于是刚轮到songzhishu选英雄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击白牛然后点击了E键,快捷键选英雄,你们这群菜B伤得起么?

negikn此刻还在外面看视频,切进来之后发现还有几秒钟,思考了片刻立刻手忙脚乱地选了潮汐猎人,反正拿控制肯定是没错的,选完之后小N瞬间切了出去,视频还没看完呢!

近卫12选都很快,于是留给黑丝的诱惑和逆天而行的时间就比较长,黑丝的诱惑考虑了片刻让MVP帮他拿了复仇之魂,两人swap之后开始娴熟买鸡,然后出门看F,影魔站在天灾中路耀武扬威。

逆天而行觉得减甲流比较靠谱,于是果断拿了渔人守卫,队友都打来NICE表示祝贺。

近卫这个时候已经炸了锅,大家表示面对减价流压力很大,立刻商量着应该怎么破。

“要不你们暂停我去贴吧发个帖子问问?”唱浮夸的影魔说。

“哪有时间啊,先把神牛拿了,我们没控制。”有人说。

“拿控制拿控制。”众人纷纷表示。

于是唱浮夸的影魔拿了神牛,问了句:“没人用我就用了。”

“那你用吧!”大家都表示对炮灰职业没有什么兴趣。

LE一看这个情况立刻拿了剑圣,对神牛表示一定要走一路,去杀人拿FB,神牛表示这个提议很有建设性,表示同意。

笨蛋控和DOTA无罪看了看情况,两个人非常默契,一个选择了黑暗游侠,这是个后期,另外一个选择了流浪剑客,这是个点控,两人很默契地买好出门装就去到了下路,SEVEN开始招呼复仇之魂过来拿一血,小黑立刻学习了冰箭。于是三个人开始在上路蹲点。

“对面阵容很虎啊!”近卫众表示

“不要紧,他们没团控,我们打团战优势很大。”潮汐表示没多大压力。

“5楼,拿个远程,能中的。”近卫还是发现了阵容上的不足。

但是占据了5楼的V40久久不选英雄,拖到20秒之后竟然随机了!大家都知道随机会随机到两点钟方向的英雄,这两点钟方向的英雄正好是骑着白马的唐僧。

“X!”众人开始谴责V40。

“能打么?”白牛说。

“能吧,但是这光法是不是在挂机啊?”剑圣说。

这个时候光法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到大家他并没有做开局挂机这样无耻的事情,而是买好了装备站到了中路,大家一看没挂机立刻心情好了很多。

“压好中路啊!”众人对光法寄予了深切的希望。

天灾是311分路,上路流浪VS小黑两锤子一后期,影魔中单,渔人下路苟且偷生,希望自己不要太惨。近卫就传统很多,光法中,下路是神牛剑圣,上路白牛潮汐。大家都玩了会小鸡之后就刷兵了。

游戏立刻就开始了,大家都摩拳擦掌咬牙切齿表示要把对面弄得无比凄惨,白牛学习了神行太保,潮汐学习了丢波浪。两人卡着卡着兵就到了线上,对面一个猥琐的小黑无比嚣张,越线点人。白牛觉得自己和抄袭还是打的死一个嚣张的小黑的,但是看这小黑这么嚣张,不能保证树林后面有没有人。默不作声的光法突然开始打3字。

大家都知道路人都是有些桀骜不驯的,潮汐觉得觉得队友的建议还是好的,于是开始往后拉,白牛本来REP被全部删掉了就很不爽,所以有些暴躁,作为一头一往无前的白牛,面对小黑这样血量无比少的英雄,肯定要勇敢地上去换手,于是白牛就上去了,上去的时候还想着自己的REP。

“SX。”光法在中路打字,这让白牛更加不爽了。

但是更不爽的还在后面,流浪直接从头顶丢出一枚硕大的锤子,那锤子以70迈的速度就砸到了白牛的头上,白牛表示自己眩晕了,小黑继续冰箭输出,潮汐觉得自己不能无所作为,过去对小黑丢了一水,但是树林里面又钻出来一个VS,她高喊着:“为了PA一刀爆屎!”又是一枚锤子砸了过来,于是s白牛送出1血基本是没神马悬念了。

“不是说3么?”光法在中路继续打字。

“打好你的。”白牛表示很愤怒,开始往下路走。

“你马上又要死一次你知道么?”光法预言,“你要送123血,知道为什么么?”

“滚。”白牛一想到自己的REP就无比痛苦,甚至有些走神。

上路的渔人很猥琐,吃点经验就表示自己无比满足,所以剑圣和神牛正反补还是很滋润,无事的时候还可以拉拉野,一时间倒也有点其乐融融。中路影魔随时要防止光法用波推他,所以补刀不怎么好补,但是目前还没有被击杀的危险。

白牛到了塔下站了一会,开始补刀,补刀斧白牛配合神行太保输出不是一般地高,不一会白牛就补到了几个小兵,有了几百块,等级也达到了2级。学习了暗影冲刺这个勇猛无比的技能。一般来说选择白牛的人都是不安于寂寞的,你让一个白牛疯狂打钱那基本不可能,白牛的心目中就是猎杀,TP,补状态,再猎杀。2级的白牛已经拥有了无比的勇气,但是还没等他的勇气化为行动,流浪一个锤子就砸到了他头上,流浪竟然控到了隐身!

白牛的心情在那一刹那无比绝望,因为对面又粘了上来。

这个时候天灾的情况是这样的。

SEVEN:“我有隐身,杀那SX。”

VS:“好的,你先手。”

小黑:“人头给我,1血我都没拿到,我还差点钱买铁艺头盔。”

要是白牛知道对面已经在商量谁拿人头的话,一定会崩溃的。事实上对面还是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成功地把白牛送回了祭坛。

光法:“我说的没错吧?”

白牛:“滚。”

光法:“你去冲上路的渔人,别去下了,不然还得死。”

白牛觉得自己不能再死了,因为中路的影魔刚刚已经达到了五级,这样大的等级差是杀不成影魔的,那么自己的人生价值就不能得到体现了,于是白牛还是决定听队友指挥,像上路奔袭过去。

渔人吃了半天经验,觉得自己生活还是很滋润的,偶尔在塔下摸了几个兵,一看存款竟然达到了875,作为一个烈士路单的渔人,逆天而行觉得能有现在的成就,首先必须感谢国家,然后感谢党,接着感谢一直更新DOTA地图的IF,还有自己亲密的队友什么什么的。但是感谢归感谢,渔人还是决定去买一个860,等会好出先锋盾什么的。

“要是打得顺,我就出个狂战斧。”逆天而行乐滋滋地想。

白牛:“牛F,我来了。”白牛飞快地打字,渔人正在夜店等待,还有几秒钟,心爱的回5就要到手了。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一道沟壑砸在了自己脸上,逆天而行觉得产生幻觉了,怎么可能有我的视野?

然后情节给了他答案,一个黑影一罐子呼到了他脸上,剑圣也过来开始转,逆天而行象征性地踩了一脚,便回去读秒了。

于此同时中路的影魔竟然被光法单杀了。

光法:“你这水平还玩影魔?”

影魔:“别嚣张。”

光法:“回家玩蛋去吧,DOTA这个游戏不适合你,因为人和人的智商是不一样的。”

影魔:“别嚣张。”心想老子到了后期刷出装备A你不是几下的事,你不就用波推死我一次么,老子能够把场子找回来。于是影魔开始往塔下TP。

但是影魔并不知道光法在盟友频道打的字。

光法:“SX,等会影魔一TP下来你就C他。”

白牛:“骂谁呢?”

光法:“我说这英雄的简称。”

白牛:“叫我白牛,NND。”

虽然嘴上不服输,但是白牛还是冲向了影魔,开始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影魔落地之后开始收兵补魂。刚补了两个兵突然光法打字了。

光法:“影魔你要死了。”

影魔:“我求你杀我。”

光法:“杀了怎么样?”

影魔:“杀不了怎么办?杀不了我CNM。”影魔觉得自己在塔下,而且光法还在自己的视野中,没推波,站着打字,而且自己还是满状态,应该不会死。

但是事实的真相是光法已经到了六级,控到了幻想,开了大已经在塔后面的猥琐角落开始推波。自己的人已经跑到了天灾一塔边的高地上。白牛冲了一下影魔,影魔吃了一个大波,血量大减,白牛锲而不舍地殴打影魔,但是顶塔的低等级白牛显然扛不住塔河影魔的输出,于是白牛倒在了塔下。影魔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立刻开始打字和光法交流。

影魔:“杀哥?快点叫爸爸。”影魔觉得在成功反杀之后必定要嘲讽一下。

光法:“哎哟,真没死啊!”

影魔::“你快点叫爸爸就行了。”

光法:“白牛这个送B,懒得说你。”

白牛:“NMB是你叫我冲的啊!自己装X怪老子!”

但是高地上的光法已经蓄了很久的波,一波就打死了贫血补兵的影魔。

光法:“知道么,这就是智商上的差距。”

影魔死的一瞬间刚好打出一行字:“杀老子,还卖队友,你快滚吧,没你对面可能还能赢。”在他敲出回车键的那一瞬间正好一道黄色的光波从身体下面经过,不仅搞死了他,还顺便搞死了他正反补的一个远程小兵,影魔顿时泪流满面。

光法:“我知道你可能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你放心,还会继续的,你可以选择退出游戏,当然我没有权利强迫你退出游戏,只是我觉得你留在这里被我侮辱没这个必要,很有可能留下心理阴影。”

影魔不再打字,慢慢地往外走,走到二塔的时候突然一个波打在了身上,看来光法插了塔后眼,这波一下子就把影魔打成了半血。

队友纷纷表示光法很YD,对面的影魔可能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天灾里面也乱了套,队友已经开始不满了。

SEVEN:“影魔你少送点,怎么可能被光法单杀。”

小黑:“不行就不要中单,还被对面骂。”

VS:“你们来游走一下早把光法打崩盘了。”

小黑:“光法插眼了,你没看他身上装备么?游走你妹啊!”

影魔:“VS你不知道排眼么?”

VS:“我觉得我的DPS比你高。”拿到人头,加上拉野的收入,VS已经出了假腿,现在正活跃地和黑弓一起补兵。

影魔:“什么垃圾队友!”影魔在打字的同时光法又在蓄波,一波打上去之后影魔再次倒在了地上,开始读秒。

影魔:“老子不玩了!”

垮B中的MVP(影魔)离开了游戏。

你现在可以控制跨B中的MVP(影魔)的单位了。

光法打出了1/10的字样,然后继续单中推塔。期间白牛已经补了不少等级,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影魔和光法的对话上,看到不堪受辱的影魔退出游戏都觉得游戏乐趣少了大半,开始专心对线什么的。

光法:“白牛冲小黑,我等会送个TP你。”光法已经推掉了一塔,给大家发了一笔工资,开始指挥。

白牛:“大哥你牛X,你是了解我的,我马上冲。”

光法:“小黑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搞笑的事情是什么么?”

小黑:“不知道。”

光法:“当你选末日的时候你不小心大了一个小兵,然后你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把它吃掉。”

小黑:“你觉得你很有幽默感么?”

光法:“幽默感不知道,但是你已经死了。”

吃了半天经验的潮汐直接过去一水一大,白牛冲了过来,光法一波带走了小黑。

光法:“这个笑话好笑么?”

小黑:“你这人怎么这么J啊!”

光法:“你敢出来我继续杀你。”

小黑:“你以为你是神啊?”

光法:“对你来说是这样的。”

小黑立刻召唤队友:“流浪VS过来,蹲点,杀那B,太嚣张了。”

光法:“VS你继续单中啊,你可以打DPS啊,你觉得这小黑有前途么?”

VS:“我怎么知道。”VS现在身上有1000多块,再过几分钟就能背上夜叉,所以VS对中路的伐木环境还是挺留恋的。流浪因为和小黑认识,于是补好状态来到了塔下。

小黑:“VS过来杀光法。”

VS:“好的,我马上夜叉,等我两分钟,夜叉出了马上来,你们两个不可能被光法杀掉啊。”

这个时候光法又在召唤队友了。

光法:“神牛又3连么?”

神牛寻找存在感很久了,开局这么久出了不痛不痒地沟壑过渔人几次之外,就没有动作了,此刻背着秘法指环正寻找机会,听闻光法有安排,立刻表示自己什么技能都有。

光法:“等会我开大拉你过来,你藏树林后面,就是我现在站的这个位置,我勾引他们过来了你就三连直接杀。”

神牛:“靠谱么?”

光法:“放心吧,我学心理学的。”

神牛站在了那个点,光法在树林后面打了一波,小黑和流浪都吃到了,于是光法立刻从树林处到了塔后,开始A半血的小黑。

小黑心想老子还弄不死你了,立刻开了冰箭开始点。流浪丢了一锤子之后连吼两声,尽显男人本色,扑了上去,光法的血量开始陡降。但是还是颤颤巍巍地钻到了野区。

小黑:“搞死他!让他嚣张。”

流浪表示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你知道我只会用行动表示,吃下魔棒之后还有一锤子,立刻就跟了过去。

神牛已经久等了,CEF3连加一记普攻直接搞定了小黑,流浪被封在了外面,慌不择物地锤了神牛一锤子,光法立刻钻了出来加了个法力流失,开始死A。近战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被放风筝,所以流浪也倒了。

小黑:“VS叫你过来,你过来光法就死了。”

VS:“不是叫你们等等嘛,你们等我来不久一点事都没有了。”

流浪:“等你妹啊!”

VS:“你嘴巴干净点,十几分钟还以个鞋子你好意思么?”

流浪:“SX。”

光法:“小黑再出来啊,哦,还在读秒啊,我等着你。”光法已经背上了红杖,准备开始做事。

小黑:“走走走,杀光法去。”

于此同时白牛到了六级,因为前期死得太多,就一个鞋子,但是作为勇敢的白牛,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地图上唯一的渔人。渔人装备还是比较好的,虽然死了一次,875已经挂在了身上,等级也比较高,这个时候正在专心补兵,剑圣不知不觉跑到了中路,准备出A杖,看来觉得对面一直被杀,还退了一个人,已经稳赢了,还是出点漂亮的装备比较好。

VS还是赶了过来,在线上等着小黑和流浪,身上一把崭新的夜叉。

光法:“VS装备不错啊。”

VS:“。。。。。。”

光法:“拒绝遗产流,不然我就买TP养人。”

VS:“放心,不会的,我很素质。”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表示VS并不素质。白牛冲击渔人失败,被渔人反杀于塔下,当然作为一头白牛是绝对不会有什么畏惧之心的,复活之后白牛再次冲向了VS,剑圣看到有便宜可占也跑了过来,这个时候剑圣已经是相位精气球。小黑和流浪已经就位,他们觉得还不把光法杀一次完全不能平民愤。

光法开始开大招,拉在家补给的潮汐,潮汐刚才被假腿渔人一顿猛揍,体力有些不支,目前潮汐的装备是草鞋和坚韧球,看来狂战拯救世界的故事一直在继续,从未被怀疑。潮汐过来之后就直接冲了上去,因为这个时候白牛的先手已经到了,对着VS的脸就是一水,水完非常干脆地一大,大家都扑了上去,开大的光法也开始蓄波。

VS觉得自己不能死,看到过来支援的小黑和流浪,不假思索地就给了小黑一个大,于是躺着也中枪的小黑立刻就进入了敌人的火力包围之中,残血的VS看都没看小黑一眼就直接像家里奔去。可怜的小黑再人堆里面被一顿猛揍,他脑海里现在只有贴吧红色萨满大哥的一句话:“那一顿打。”

光法用一红杖收了尾,然后白牛直接大了流浪,流浪也无辜地被留下。

小黑:“VS我CNM。”

VS:“谁叫你SX不学沉默。”

小黑:“我学你M沉默。”

VS:“自己SX不要怪队友好么?”

小黑:“我怪你M。”

小黑现在已经出离了愤怒,变成了一台复读机,开始无限辱骂VS。

“不想玩就滚,烦!”渔人守卫大哥终于说话了。

光法:“潮汐,你大招就这么丢的?”

潮汐:“有什么不妥么?”

光法:“你SX。”

潮汐:“你TMD才SX,你有没有素质?”

光法:“开大抢人头的潮汐能有什么素质?更丑陋的是还抢不到。”

潮汐顿时像一个被揪住小辫子的小学生,无地自容:“老子玩潮汐就是这么玩的,你管得着吗?”

白牛:“是的,潮汐傻×,要是晚点放大VS也杀了。”看来线上连死几次让白牛大哥心情很不好,对看着他死的潮汐有很大的怨恨。

众人:“潮汐是有点傻×。”

潮汐:“我傻×你们M啊!”小N觉得自己受到了无比严重的侮辱,自己美招谁没惹谁,竟然被这样辱骂。

光法:“你们猜潮汐什么时候死?”

众人:“不知道。”

光法已经TP到了另外一路,继续打字:“马上就死。”

潮汐没注意队友都离开了他,神牛据说回去拿跳刀了,剑圣正在野区转萨特斯一家,白牛在激烈的战斗之后回家边补状态边找下一个目标,他已经有了假腿和吸血面具,看来是疯狂面具爱好者。

对面四个人全部来到下路寻仇,顺便推塔。先锋盾渔人一马当先,就给潮汐点了一个灯。潮汐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到底会不会死的时候渔人就过来踩住了。

光法:“我说马上就死吧。”

潮汐本来是哟偶机会逃跑的,但是目前潮汐只看到一个渔人,看到光法再次侮辱他,极端愤怒地开始打字:“我死你妹。”但是“妹”字打错了,打成了“没”,于是潮汐决定追求一下完美,删掉重新打,这一删人就停下来了,后面的各种锤子也跟上了,于是潮汐就真死了。

潮汐:“光法我滚NM!”

光法:“又不是我杀的你,要怪怪你自己,谁叫你自己傻。”

潮汐:“我X你户口本。”

Negikn(潮汐猎人)离开了游戏。

光法很淡定地打字:“2/10”

小黑:“???”

剑圣:“被光法骂退了。”

小黑:“光法是个J人。你们说是不是?”

流浪:“是的。”

光法:“我从来没有在哪一把DOTA里面看到这么多智商停留在草履虫阶段的人类,我觉得我可以写个报告了。”

小黑:“滚NM。”

光法:“你不觉得你的辩解很苍白么?你又不是我妈生的,管我妈什么事?”

小黑:“CNM。”

光法:“回家去吧,你没什么前途了,好好念书去吧。”

小黑:“CNM。”

光法:“白牛冲你了,你又要死了。”

小黑:“冲NM。”

白牛果真冲了小黑,拥有了一定装备等级的白牛还是很强大的,草鞋支配的小黑被瞬间推倒,白牛推倒完之后潇洒离去,用流行的话来讲叫深藏功与名。

笨蛋控(黑暗游侠)离开了游戏。

你现在可以控制笨蛋控(黑暗游侠)的单位了。

光法:“流浪你还不走?”

流浪:“我滚NM的。”愤怒的流浪拿了小黑的装备直接出了一个假腿,带上跳刀就去找光法的麻烦了。光法在线上安心打钱,生活有滋有味,流浪觉得不能忍。流浪觉得自己哥们被侮辱退了,一定要报仇,不管是自己连带被侮辱,还是处于哥们义气,都不能任由这个光法这样嚣张,带着满腔的怒火流浪在树林蹲着。

光法:“来杀我啊,我知道你在那,我站着不动。”

流浪吼了两声,直接蹦了出去,马上就是一锤子,三刀光法就红了,流浪开始追赶,光法给流浪套了法力流失之后开始饶塔。流浪觉得自己的蓝不过,决定站着抗抗塔,等第二锤子出来之后直接锤杀光法。但是光法竟然当着他的面开始TP!

TP就不说了,竟然还打字嘲讽:“COME ON,BOY。”是可忍,孰不可忍?流浪挥起愤怒的大板刀就过去了,但是光法马上取消了TP,钻进了树林。愤怒的流浪紧随其后,但是蓝已经流失得差不多了,速度锐减,加上塔不断地攻击,血量已经不多,光法直接一红杖就收掉了人头。

光法:“寂寞。”

DOTA无罪(流浪剑客)离开了游戏。

你现在可以控制DOTA无罪(流浪剑客)的单位了。

现在天灾属于2打4,情况比较危险,近卫众人已经开始心不在焉,剑圣不断打野,就想出个A杖,光法在线上无限抢钱,已经是飞鞋在手,白牛找不到哦人冲了很寂寞,在线上找钱打。神牛背出了跳刀,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但是又没人让他跳大。大家都觉得应该多玩会,不要这么早推。

但是渔人获得了流浪生前的跳刀,而且等级还是很高的,VS也一身DPS装,两人本着你不推我我就抓你,要输也要杀过瘾的原则开始四处找人杀。脆皮神牛首当其冲,被杀得死去活来,经常是一个VS一个吼叫,渔人跳过来,基本就直接倒地了。

神牛连死3次之后不爽了:“推了吧,我跳刀好久了。”

剑圣:“等我出蝴蝶。”剑圣已经是A杖在身,现在决定刷一把蝴蝶出来。

白牛已经找不到存在感,看到有人说推兴奋无比:“推了下一把。”

光法:“那你们推啊。”

神牛:“MD不推你准备等到什么时候?”

光法:“这是我的自由,我玩游戏管你什么事,我想怎么玩怎么玩。”

神牛:“不缺你一个,白牛我们推。”

于是两头牛,一头是假腿疯狂面具,一头是跳刀秘法指环草鞋,开始在下路推进。事情的过程是很显然的,对面两个遗产男直接就过来做掉了,根本就没有费力。

VS已经是夜叉暗灭在身,渔人也带上了新出的祭品,还有一颗振奋宝石。

被团灭之后的牛头人族表示了自己最深层次的愤怒:“玩你妹啊,还不推输了。”

光法:“那是因为你们菜,不是因为该不该推。”

神牛:“我X你母亲啊!我玩NMLGBD,你滚吧!”

光法:“死了让队友滚是什么逻辑?”

神牛:“你M的逻辑。”

光法:“你可以继续送,我没什么压力的,真的。”

神牛:“我送你M。”

光法:“难道不是么?”

神牛:“我CNM。”

唱浮夸的影魔(撼地神牛)离开了游戏。

光法已经打出了“5/10”的字样。

“光法你赢了。”白牛胆战心惊地说。生怕光法把魔杖伸向了他。

“你现在也没什么用了,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来跟你讲解一下,首先是影魔,他是第一个退的。你要知道手选影魔的都会有一种优越感,觉得自己玩得好,你只要不经意间杀他几次,还是用的光法这样的英雄,那他肯定会大受打击,生活不能自理。”光法说。

白牛立刻表示有道理。

“当你一边侮辱,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杀他的时候,他就一定会退。因为他的优越感经不起这样的折磨,于是最终他退了,这把游戏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乐趣,而充满了折磨。”光法继续说着。

白牛依然表示有道理。

光法继续上课:“然后就是小黑,我们这边没有什么大后期,小黑本来就已经很顺了,所以我一定要杀退他,不然我们中期不好打。打后期的人一般都会有一种觉得世界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心理,所以你让他受几次挫折,就一定能搞定他。于是我就设计了一下,我就从VS入手了。”

“你是怎么干的?”白牛好奇地问,剑圣还在野区刷钱。

“一般来说打辅助的人都比较菜,尤其是路人局里面的,要是有能成为DPS的机会,他们是肯定不会放过的,所以我就怂恿VS打钱,这样我们就能更好地杀小黑,事实证明是这样的,而且估计我还成功地挑起了对面内讧,这样内部矛盾一大,小黑肯定就退的。”光法继续说着。

“为什么?”白牛问。

“不是一定在游戏里面才能掌握世界的,他退的时候肯定会想,老子退了你们没后期打个毛。而且流浪是他朋友,游戏开始之前他们有聊天,能够没事在一起打DOTA,还是线上开黑的朋友,关系一定会不错,所以小黑退了之后流浪退只是时间问题,他会想办法杀我一次再退,我不让他杀,还反杀了他,他就会觉得无比屈辱,这样就一定会退掉,因为他已经有了退出游戏的理由。”光法做了详尽的解释。

“那潮汐呢?”白牛问。

“潮汐和你一样是个菜鸟,骂一骂自然就退了,这个不需要解释,菜鸟最强的就是自尊心,你伤感了他的自尊心,他会歇尽全力去报复你,他报复不了我,所以就会选择退出游戏这个方式。”光法继续说。

“哦,我真是个菜鸟,神牛为什么也要退?”白牛继续问着,剑圣已经刷出了鹰角弓。

“因为人少了,他早早出了跳刀,没有用武之地,人都是需要找到存在感的,找不到存在感的时候他必然会喊着推,我们不推,他便会自己退,死了就会受挫,受挫不仅没有存在感,而且全是挫败感,这样的话,退出游戏也只需要我添油加醋一下就搞定了。”光法说了会,“不说了,对面推过来了。”

剑圣:“看哥的。”剑圣已经蝴蝶加身,直接奔向了中路,迎接半身装的VS和渔人。

但是事实往往是和你的设想有些许区别的,对面的控制无比强力,在剑圣斩完一圈小兵的时候,VS和渔人直接把他打死了。

“回来防守啊!”剑圣死了疯狂打感叹号。

“你不是能拯救世界么?”光法说。

“打不赢,他们拿遗产。”剑圣说。

“不是遗产的问题,而是因为你菜,谁让你无敌斩斩小兵的。”光法鄙视地说,“共享给我,我能团灭他们你信么?”

剑圣:“都怪你不推,你现在又什么用,一个光法,别人都神装了,马上上高地了。”

光法:“我知道你很想赢,但是我就是不让你赢,你能怎么办?”

剑圣:“我没见过你这么J的人,输了对你有好处?”

光法:“我不在乎这点分,怎么?”

剑圣:“我CNM!”

光法:“菜鸟都喜欢用这句话掩饰自己的傻×。”

VS和渔人已经上了高地,白牛也出了双刀,光法出了小人书和板甲。剑圣复活之后开始A自己装备,A完之后直接去送了一次。

剑圣:“我玩你妹。”

lonelyEarth(剑圣)离开了游戏。

光法:“6/10,意料之中。菜鸟,过来守高地了,你冲渔人。”

白牛冲了渔人,光法打了一波,然后偶召出小人书,拖出几个离开游戏的队友,开始和对面两个装备比较强力的打团战,潮汐大招,神牛大招,剑圣斩了一下,然后白牛收尾,VS和渔人虽然装备好,但是因为一直被控制,几乎是无反抗阵亡。

光法:“你们上不来高地的。”

白牛:“剑圣为什么退?”

光法:“第一大件出A杖的剑圣一般都是图漂亮,或者是大顺风局,这个剑圣明显是个菜鸟,因为他装备速度太慢,刷了半天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被对面弄死,你会是什么心情?”

白牛:“失落。”

光法:“你失落之后会怎么办?”

白牛:“不爽,骂人。”

光法:“然后呢。”

白牛:“报复。”

光法:“怎么报复?”

白牛:“A装备挂机送钱或者强推。”

光法:“他是不是这么干的?”

白牛:“是的。”

光法:“懂了么?”

白牛:“懂了。”

“你应该不少钱了,出点装备,我控制剩下几个,我们破他们一路。”光法开始在加编队,他已经有了羊刀。

“我出什么?”白牛问。

“强袭啊。”光法说。

于是强袭白牛带着屁股后面一票小弟的光法向对面中路推进。

光法:“你们又没有感觉被我玩了?”

渔人:“有种你打过来,赢了再说。”

VS:“是的,能赢再说,谢谢。”

光法:“那我们赢了,走,推过去。”

VS和渔人镇守高地,跳刀还没卖的神牛直接一个大就上去了,三连之后潮汐接大,白牛的输出环境好得惊人,直接推死了VS,渔人肯定打不赢有队友辅助的白牛,于是残血回了泉水,两人一阵OOXX之后拆掉了对方的中路。

光法:“就是这么简单。留下两路让你们多玩会,我们去ROSHAN了,来不来抓?”

渔人:“玩NMLB。”

逆天而行(渔人守卫)退出了游戏。

你现在可以控制逆天而行(渔人守卫)的单位了。

光法很霸气地打出了“7/10”

“他怎么也退了?”白牛好奇地问。

“很正常啊,以为打不赢啊,不过他们的确打不赢了。他们还剩下两个有后期能力的英雄,我们这边是你和我,我没有后期能力,所以他们觉得自己肯定能赢,但是我是打3C出身的,所以团灭他们毫无压力,这就让他们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尤其是破了他们一路之后,基本是没信心和我们打下去了。”光法说。

“你怎么知道他们以为打不赢了?”白牛问。

“兵法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他们杀掉了剑圣之后已经能上高地的,但是被团灭了,然后我们推过去,再团灭他们一次,接着还破了他们一路,是你你觉得能赢么?”光法问。

“不能,一般破一路我就觉得赢不了了。”白牛老老实实地说。

“那就行了,尤其是我开战前还打字刺激他们,让他们不仅觉得无比受挫,而且还觉得受到了侮辱,这样的话他们 就会崩溃。”光法继续说着。

“哦,我懂了,于是他就会退,对吧?”白牛问。

“需要问这样傻×的问题么?”

“那VS怎么办?”白牛好奇地问。

“他马上就会退的。”光法淡定地说。

“为什么?”白牛问。

“因为我出圣剑了。”光法格子里面的圣剑熠熠生辉。

光法:“VS,我出圣剑了。”

VS:“那你出来啊,有种你出来。”

光法:“好啊,出来就出来,ROSHAN单挑,谁不来谁是儿子。”

VS:“谁不来谁孙子。”

光法临走之前对白牛说:“他会出把圣剑过来杀我,你直接冲他就可以了,然后你就有两把圣剑了。”

事情的确是这样进行的,光法象征性地羊了VS之后点了几下,就被爬起来的神装VS几下A死了,但是VS的血液只有一半,一个白牛直接冲了过来,开了疯狂之后的强袭白牛单挑能力那简直是可怕的,VS几乎是没做什么反抗就被直接推死了。死伤两把圣剑熠熠生辉。

VS:“CNM,不是单挑么?”

光法:“是单挑啊,你赢了啊,你把我杀了。”

VS:“那白牛怎么来了?”

光法:“我又不能控制他,我怎么知道他要来。”

VS:“X!”

黑丝的诱惑(复仇之魂)离开了游戏。

“8/10”光法淡定地打字。

“我们就这么赢了?”白牛好奇地问。

“是啊,赢了啊,还有什么疑问么?”光法问白牛。

“没有,是我丢了圣剑我也会退的。”白牛说。

“真的没有什么疑问了?”光法再问。

“还有一个。”白牛连忙表示自己还有一个疑问,生怕光法离开了游戏。

“说吧。”光法站在泉水淡定地说。

“你一开始就喷我了,但是我没退,那为什么你不把我直接喷退了呢?”白牛问。

“是啊,我开始准备把你喷退的,后来觉得还是我喷退对面比较好,毕竟你单挑能力比较强,人少的时候输出很猛,而且比较听话。”光法说。

“就因为这个么?难道哦不是因为我犀利或者英俊之类的原因么?”白牛希望这个从头喷人喷到尾的光法能赞美自己一下或者留个QQ什么的,毕竟现在他是一只双圣剑的傻×。

“其实我不忍心把真正的原因告诉你的,但是你问了,我还是说吧。”光法打字。

“说吧说吧,我能承受。”白牛在电脑前眯起眼睛等待光法的友善交流。

“因为你是主机啊。”

songzhishu(裂魂人)离开了游戏。

我们曾经把对方泉水打掉了

这个套路非常脏,而且压制力很强,应该是在dota1伐木机刚出那个版本,11平台大家全部是-ap

然后全部-random

因为这个-ap的模式留给选择英雄的时间特别长,有足够时间打肉山。

我们3个人进去直接点英雄,剩下两个-random(为了不引起对面怀疑)

巫妖、拍拍、骷髅王

巫妖学冰甲,带眼,带一个大药

拍拍熊学被动,草鞋出门,带一个大药

骷髅王学光环,带圆盾,大药

巫妖给冰甲,拍拍叠满被动的吸血几乎和肉山伤害相同

几乎是第一波兵刚出生的时候,肉山就可以打掉。

然后红鞋 带复活 满血的二级满经验拍拍熊和骷髅王带着第一波兵线一起过来,对面只要出现在视野范围,骷髅王一锤,拍拍直接追死,一血到手,拍拍熊 相位鞋!!!

1分钟,3级,相位鞋的拍拍熊,遇人杀人遇佛杀佛

接下来就是熊的表演时刻

中路巫妖一个v,杀

下路骷髅一个锤,杀

上路随便给个减速,双杀

7分钟,拍拍熊超神

对面中路面对着一个高等级巫妖,又吃兵又v,还被游走,最惨的一次,巫妖6级,蓝猫2级,巫妖一个v一个c又单杀了,蓝猫直接退了游戏

下路骷髅王放养发育,控制兵线在中间位置,对面只要露头,一个锤追着砍,拍拍来一次杀两个,最后只能补塔刀

这个套路,在当时,我们一次都没输过。

打泉水那次的阵容是,伐木机、潮汐、熊、巫妖、骷髅王。那次虐的太爽了,没上高地就堵在泉水,最后伐木机冰甲以后,全体冲进去A泉水,最后就给A掉了,A掉以后世界树也马上被兵推了。

当时我们几个高中生还做了一期视频,在优酷上,现在估计找不到了。

上古时期的“锤子帮”,还有人知道么。

就是DOTA刚开始有人玩的时候,那时候RPG地图主流还是各种3C。

那时候DOTA英雄,后期就是后期,初期特别弱。辅助就是辅助,就算前期杀到超神,出了六神装,还是打不过一两件核心装的大哥。

比赛比较稳的打法是四保一,就是四个辅助带一个大哥。但是路人匹配就不讲究了,都想选大哥。一般选出两个大哥正常,三个还能挣扎一下。选出四个大哥基本就走远了。

在路人酷爱选大哥的背景下,五人黑出现了一股清流(泥石流)。就是一个大哥也不选,出五个抓人的辅助。就是有先手硬控那种,多数是各种扔锤子。

开局以后也不混线,三两一组,从上路杀到下路,下路杀回上路。杀的尸横遍野。

但是对面也知道自己稳赢的,因为五个抓人的辅助,推不了塔也打不了后期。于是对面的大哥们忍辱负重,一块一块的把钱抠出来。

核心装买到了!可以出山了!对面的大哥们咬牙切齿要一血前耻,发出了呐喊:

这次一定要把这些贱货杀一万遍啊一万遍!

教你们出来浪是要还的!

老子要虐泉!

结果那五个杀手看你出山了,不玩了,直接退了......,留下对面无敌而空虚的大哥在风中思考人生。

这就是那时臭名昭著的锤子帮,大概也是快乐DOTA的始祖吧。